首頁 > 文章中心 > 文化 > 正文 返回 打印

中國共產黨政黨文化建設的基本范式 ——以毛澤東老三篇為例

吳波  2020-01-08 09:58:16  黨的文獻2019.2

下載.jpg

[摘要]《紀念白求恩》《為人民服務》和《愚公移山》這三篇經典文獻,以其洗練精粹、清晰明快的文風而廣為流傳,其內在蘊含的話語風格、價值理念和行為規范深深影響了廣大黨員群眾,對中國共產黨政黨文化的構建和傳播具有示范性意義。這三篇經典文獻勾勒出的以人民為中心的政黨文化建設范式,對新時代中國共產黨政黨文化建設仍然具有重要的借鑒意義。

政黨文化主要由政黨在發展建設過程中所形成的理論學說、組織理念、價值體系等觀念性文化,和以政黨的制度規范為主體所形成的行為模式、行為作風等實體性文化構成。它發揮著引領政黨政治發展、整合政黨價值取向、塑造政黨行為模式、凝聚社會共識的重要功能。中國共產黨自成立以來,就注重以先進的政治文化來凝聚民心、引領中國的發展方向。尤其在抗日戰爭時期這一中國共產黨政黨文化形成的重要階段,中國共產黨制定的各項路線方針政策對黨的意識形態、政治品格和行為模式的塑造發揮了至關重要的作用。誕生于這一時期的毛澤東的《紀念白求恩》《為人民服務》和《愚公移山》這三篇經典文獻,以其洗練精粹、清晰明快的文風而廣為流傳,其內在蘊含的話語風格、價值理念和行為規范深深影響了廣大黨員群眾,對中國共產黨政黨文化的構建和傳播發揮了重要作用,也具有示范性意義。

一、構建中國共產黨政黨文化的話語體系,發揮政黨文化的引領功能

作為指導政黨行為、影響社會發展的現實形態的政黨文化,要在社會中占據主流地位,其關鍵在于形成自己的話語體系。話語體系的形成與社會發展訴求、文本本身特質和政黨價值理念等密切相關?!都o念白求恩》《為人民服務》和《愚公移山》這三篇經典文獻以民族大義為基點,以傳統文化為主要依托,以共產主義為價值旨歸,構建起中國共產黨政黨文化話語體系的框架,發揮著引領社會發展的職能。

(一)以民族大義為基點

抗日戰爭時期,中國共產黨的政黨文化之所以得以構建并發展,占領話語高地,關鍵在于中國共產黨準確把握了當時社會的主要矛盾,即中華民族與日本帝國主義之間的矛盾,積極回應社會訴求,構建出超越各黨派利益的以民族大義為基點的話語體系??箲鸨l后,團結起來,一致抗日成為中國社會共識。社會各界均呼吁以民族大義為重,民族大義成為凝聚社會力量的紐帶。中國共產黨適時提出建立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的主張,發出了“動員一切力量爭取抗戰勝利”[1]的先聲?!都o念白求恩》《為人民服務》和《愚公移山》正是在這一背景下創作出來的。從《紀念白求恩》中提出要與一切資本主義國家的無產階級聯合起來,“解放我們的民族和人民,解放世界的民族和人民”[2]的開放性的民族心態;到《為人民服務》中所展現的“因為我們是為人民服務的,所以,我們如果有缺點,就不怕別人批評指出。不管是什么人,誰向我們指出都行”[1]的包容性的民族狀態;以及《愚公移山》所闡述的“放手發動群眾,壯大人民力量,在我黨的領導下,打敗日本侵略者,解放全國人民,建立一個新民主主義的中國”[2]的民族獨立和解放的路線。這種以民族大義為基礎的情懷,使得中國共產黨能夠極大地擴展自己的政治基礎,不僅成為中國無產階級的先鋒隊,同時也是全民族的先鋒隊。正是以民族大義為基點,中國共產黨在抗戰背景下構建起自己的政黨文化話語體系。

(二)以傳統文化為主要依托

政黨文化的構建離不開本國傳統文化的土壤。在中國共產黨政黨文化的話語體系中,傳統文化為其表達和傳播提供了豐厚資源。在《紀念白求恩》《為人民服務》和《愚公移山》中,表現為集體主義的道德觀念、為人民服務的政治理念和艱苦奮斗的精神品質。這些觀念既有馬克思主義的理論依據,又深受中國傳統文化的影響,為構建中國共產黨政黨文化提供了重要依據。

在中國傳統社會中,社會關系的基本構成是以家族為本位的。個人為集體所包圍,并以家庭、國家、民族為最終實踐指向和價值指引?!都o念白求恩》中所提倡的學習白求恩“毫無自私自利之心的精神”,要求做“一個高尚的人,一個純粹的人,一個有道德的人,一個脫離了低級趣味的人,一個有益于人民的人”[3],就是將個人的發展置于集體之中,正確認識到個人只有在集體中,在無私奉獻的活動中,其價值才能夠發揮最大效用。民本思想在中國傳統文化中源遠流長,比如老子的“圣人無常心,以百姓心為心”,孟子的“民為貴,社稷次之,君為輕”等,這些思想在不斷繼承和發展中,成為中國傳統社會重要的政治思想。中國共產黨在馬克思主義指導下,將這種傳統的民本思想改造提升為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政治理念。無論是《為人民服務》中所提出“為人民服務”,還是在《愚公移山》中提出“我們一定要堅持下去,一定要不斷地工作,我們也會感動上帝的。這個上帝不是別人,就是全中國的人民大眾”[4],都是將唯物史觀中人民群眾歷史主體說與中國傳統文化中民本思想的合理內核相結合的產物。中華民族是勤勞勇敢的民族,艱苦奮斗精神也是民族的優秀基因,其中自強不息的奮斗精神更是深深植入到了民族的血脈之中?!坝薰粕健北臼侵袊鴤鹘y的寓言故事,毛澤東在《愚公移山》中為這則寓言故事注入新的內涵,將帝國主義和封建主義比喻為兩座大山,只要堅持不懈、持續奮斗,就能夠挖平這兩座大山。這些都是對傳統文化的創新表述,構成了具有民族特點的政黨文化話語體系,推動了政黨文化的塑造和傳播。

(三)以共產主義為價值旨歸

將人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和追求,轉化為政黨的價值旨歸和理想目標,并進而影響和鼓舞黨內成員及其追隨者共同奮斗,是構建政黨文化的重要一環。政黨文化的形成需要理想的奠基,其發展也需要理想的傳承。中國共產黨政黨文化對理想目標的回應,包括兩個層次:一是最高理想的追求,給人以終身的奮斗目標;一是近期的理想和目標,指導人們不斷奮進。在《紀念白求恩》《為人民服務》和《愚公移山》中,既有最高理想的追求,如在《紀念白求恩》中提倡的共產主義精神;也有當時階段的奮斗目標,如在《為人民服務》和《愚公移山》中尋求“全民族的解放”和“建設一個新民主主義的中國,把中國引向光明”[5]。這些遠大理想和近期奮斗目標一方面影響和塑造了黨員的個人理想,從而形成了推動中國共產黨發展的共同精神動力;另一方面通過中國共產黨的社會活動,把自身的理想追求傳遞給社會大眾,并通過自己的實踐,為廣大人民群眾所認同和接受,進而成為全社會共同奮斗的目標。

在政黨文化話語體系的構建過程中,《紀念白求恩》《為人民服務》和《愚公移山》等通過積極回應社會問題,扎根傳統文化,闡發奮斗目標,贏得了廣大人民群眾的擁護。也正是借助于此,中國共產黨成為引領中國社會發展的主要政治力量。

二、構建弘揚正能量的價值體系,發揮政黨文化的整合功能

政黨文化建設的目的在于形成統一的價值理念,并以此引導政黨成員和社會大眾的思想行動,進而推動社會發展?!都o念白求恩》《為人民服務》和《愚公移山》這三篇經典文獻,以白求恩、張思德和神話中的“愚公”等人物為典型示范,塑造了對工作極端負責的事業觀,為人民利益而死的道義觀和不怕犧牲、排除萬難的奮斗觀等弘揚正能量的價值體系,為中國共產黨領導人民進行革命和建設提供了基本價值遵循。

(一)對工作極端負責的事業觀

干事創業,首先要有正確的事業觀。告訴人們做什么、怎么做,是政黨文化的重要內容?!都o念白求恩》通過典型示范,傳達了一個共產黨員應該如何對待黨的事業的價值觀念。首先要有宏大的事業格局。在《紀念白求恩》中,毛澤東提出,“我們要和一切資本主義國家的無產階級聯合起來……,才能打倒帝國主義,解放我們的民族和人民,解放世界的民族和人民”[1]。站在世界歷史發展的高度,抱著解放全人類的遠大理想,來考察中國的現實發展,這是中國共產黨推動社會發展的優良傳統。其次要有毫不利己專門利人的品德作風。

這是無產階級道德實踐的必然要求。馬克思、恩格斯早就提出,“無產階級的運動是絕大多數人的,為絕大多數人謀利益的獨立的運動”[2]。在《紀念白求恩》中,毛澤東指出,這種毫不利己專門利人的精神,主要表現就是“對工作的極端的負責任,對同志對人民的極端的熱忱”[3]。在《為人民服務》中,他提出,“一切革命隊伍的人都要互相關心,互相愛護,互相幫助”[4]。這種大公無私的集體主義道德實踐,就是中國共產黨政黨文化價值整合功能的生動體現。同時,只有在黨內形成優良的黨風,才能更好地凝聚共識,推動社會發展。

再次要有精益求精的專業態度?!皩ぷ鞯臉O端的負責任”,一個重要體現就是不斷地提升自己的專業技能。正如馬克思所言,“在科學上沒有平坦的大道,只有不畏勞苦沿著陡峭山路攀登的人,才有希望達到光輝的頂點”[5]。只有不斷追求專業上的精進,才能推動事業的發展。對那些輕視技術工作的人,毛澤東也提出了批評,認為白求恩這種精益求精的專業態度,“對于一班見異思遷的人,對于一班鄙薄技術工作以為不足道、以為無出路的人,也是一個極好的教訓”[6]。專業態度是做好事業的基石,這也是中國共產黨政黨文化弘揚的重要價值理念。

(二)為人民利益而死的道義觀

道義觀與人們的世界觀、人生觀緊密相連,是人們在處理個人與他人、集體與社會關系時的準則。弘揚正義,提升黨員修養,是中國共產黨的一貫要求和優良傳統。習近平指出,廣大黨員干部要不斷提升黨性修養、思想境界和道德水平,“牢牢占據推動人類社會進步、實現人類美好理想的道義制高點”[7]。要占據道義制高點,就需把握人類社會發展方向,明確價值秉持。在《為人民服務》中,毛澤東集中展示了中國共產黨人的道義觀。

一方面確定了黨的宗旨,指出“我們這個隊伍完全是為著解放人民的,是徹底地為人民的利益工作的”[8]。爭取絕大多數人的支持,是占據道義制高點的關鍵,而其前提是這個政黨具備廣泛的代表性,能夠代表最廣大社會成員的根本利益??谷諔馉帟r期,中國共產黨能得到廣大人民群眾的擁護,成為中國人民的領導力量,主要原因在于它始終以民族大義為重,堅持以解放中國的貧苦大眾為目標,在實踐中始終堅持為人民謀利益的價值取向。后來,毛澤東更是進一步強調要“完全”“徹底”地服務人民,“不要半心半意或者三分之二的心三分之二的意為人民服務”[1]。只有完全為人民著想,為人民的利益而工作,才能牢牢占據道義制高點。

另一方面指明了共產黨員的生死觀,即“為人民利益而死,就比泰山還重;替法西斯賣力,替剝削人民和壓迫人民的人去死,就比鴻毛還輕”[2]。這是共產黨員生死觀的生動寫照,生而為實現人民的利益工作,死而為捍衛人民的利益獻身,并將此作為實現人生價值的最高標準和追求。在革命年代,共產黨員時刻面臨著生死考驗,但他們毫不吝惜自己的生命,“以中國最廣大人民的最大利益為出發點的中國共產黨人,相信自己的事業是完全合乎正義的,不惜犧牲自己個人的一切,隨時準備拿出自己的生命去殉我們的事業”[3]。隨著歷史的沉淀和社會的發展,為人民利益而奮斗,已經成為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社會生活的一種道義規范。

(三)不怕犧牲、排除萬難的奮斗觀

人是要有點精神的。特別是面對困難時,以什么樣的精神狀態去面對它,會產生不同的結果。不怕犧牲、敢于奮斗,是中國共產黨人的精神標識,也是中國共產黨政黨文化的重要內容?!队薰粕健吠ㄟ^對傳統寓言故事意象的重構,為其注入了堅韌奮斗的秉性,傳遞了不怕犧牲、排除萬難的進取精神。

在《愚公移山》中,毛澤東描繪了積極樂觀、持續奮斗的愚公形象,以此作為共產黨員的奮進標桿。他指出,共產黨員要有信心,要下定決心,不怕犧牲、排除萬難去爭取抗戰的勝利。不僅如此,共產黨員還要聯合人民群眾,促進人民群眾的覺悟,和人民群眾一起并肩作戰,爭取更大的勝利,為把中國引向光明而奮進。這種樂觀向上、積極進取、努力奮斗的精神深深融入到了中國共產黨的文化基因之中。美國學者莫里斯·邁斯納將其稱為“苦行主義價值觀”,認為“它只是一種手段,目的在于使中國人民能夠改造自己,改造自然,實現馬克思主義理論曾經揭示的存在于未來共產主義烏托邦中的‘真正人的生活’”[4]。這種不怕犧牲、排除萬難的奮斗觀,不僅是通向未來美好社會的一種手段,更是人類生存和發展的一種價值需求。只有在奮斗中,人的本質力量才能得到充分的展現。正如毛澤東所言:“人沒有餓死,就要做革命工作,就要奮斗。一萬年以后,也要奮斗?!保?]奮斗基因成為中國共產黨政黨文化的一大特色,為歷代中國共產黨人所繼承弘揚。進入新時代,我們依然要堅持艱苦奮斗的作風。習近平指出:“歷史只會眷顧堅定者、奮進者、搏擊者,而不會等待猶豫者、懈怠者、畏難者?!保?]在這種奮進搏擊中,中國共產黨才能夠凝聚社會力量,推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不斷從勝利走向新的勝利。

三、構建黨員干部的行為模式,發揮政黨文化的塑造功能

政黨成員是構成政黨有機體的細胞,其行為作風直接影響著政黨形象。而政黨文化對黨內成員的行為方式具有規制和塑造作用。這一方面表現在黨章黨規的硬性約束上,另一方面則體現為價值引導、情感培育等軟性制約上?!都o念白求恩》《為人民服務》和《愚公移山》這三篇經典文獻,從行為準則的匡正、黨內關系的調適和文化標識的塑造等方面對構建黨員干部的行為模式發揮了重要作用。

一是通過政黨文化匡正黨員的政治行為。政黨文化通過價值引領、情感溝通和觀念塑造等方式,向政黨成員發出行動指令。這種指令一方面使黨員通過價值取向或情感選擇而執行,并將自己融入到政黨的系統之中;另一方面則表現為對黨員政治行為的糾偏,以防止其偏離政黨的價值框架?!都o念白求恩》《為人民服務》和《愚公移山》分別樹立了白求恩、張思德和“愚公”三個政治行為模范,以引導黨員的行為,同時也對偏離這些行為的黨員進行了批評和糾正。這在《紀念白求恩》一文中表現得尤為明顯。文中指出:“不少的人對工作不負責任,拈輕怕重,把重擔子推給人家,自己挑輕的。一事當前,先替自己打算,然后再替別人打算。出了一點力就覺得了不起,喜歡自吹,生怕人家不知道。對同志對人民不是滿腔熱忱,而是冷冷清清,漠不關心,麻木不仁?!保?]對于這類不敢擔當、先己后人等有悖于共產黨價值理念的行為,毛澤東在《紀念白求恩》中提出了批評,認為這些行為不是一個純粹的共產黨員所應該有的,從而糾正黨員的行為方式,確保黨員遵守黨的價值理念。

二是堅持五湖四海原則協調黨員的交往行為。因為特定的歷史原因,抗日戰爭時期,中國共產黨領導的革命隊伍中容易存在程度不同的山頭主義。在一個政黨內部,這種山頭主義、小團體主義又往往容易結成利益團體,從而沖擊和破壞黨的正常運轉。如何有效應對這一現象,考驗著一個政黨的智慧。在《為人民服務》中,毛澤東為解決這一問題,提出了“五湖四?!钡脑瓌t。他指出,“我們都是來自五湖四海,為了一個共同的革命目標,走到一起來了”[2]。這個原則的提出,一方面維護了黨內的團結,另一方面也規范了黨員的交往行為,即不以地域、個人利益為限,而是以“共同的革命目標”為原則,團結同志,營造良好的黨內政治生態。這一原則對當前我們黨內良好政治生態的營造也依然適用。習近平強調:“要堅持五湖四海,團結一切忠實于黨的同志,團結大多數,不得以人劃線,不得搞任何形式的派別活動?!保?]

三是樹立文化標識彰顯黨員的良好形象。政黨文化能夠塑造本黨獨具特色的身份標識,以此來凸顯黨員形象,進而向社會傳遞政黨的價值追求和理念。這包括政黨的執政形象、組織形象和作風形象等。在《紀念白求恩》《為人民服務》和《愚公移山》中,主要展現了中國共產黨的組織形象和黨員的作風形象。組織形象主要表現為黨內團結形象,這在《愚公移山》中尤為明顯。這篇文章是毛澤東在中共七大閉幕式上的講話,其開篇在談到會議結果的時候,就說“我們開了一個勝利的大會,一個團結的大會”。自此以后,這成為彰顯黨內團結形象的一個經典表述。此外,在《為人民服務》中提出的“五湖四?!币彩求w現黨內團結形象的一個重要表述。黨員的作風形象通過“毫不利己專門利人”的加拿大共產黨員白求恩、“為人民服務”的普通黨員張思德和作為整個中國共產黨形象代表的持續奮進的“愚公”等得到塑造。通過這種塑造,黨員的身份標識得以展現,使人民群眾認識到共產黨員就在自己身邊,是為人民利益而工作的,從而在人民群眾中形成了具有鮮明的中國共產黨特色的良好形象。政黨文化在其發展過程中,逐漸孕育出屬于自己的獨特文化品格,這種品格通過黨員的行動展現出來,從而提升了政黨的辨識度。中國共產黨正是以“毫不利己專門利人”的共產主義精神和為人民服務的政治理念等文化品格,展示了自身鮮明而獨特的辨識度。與此同時,這些文化品格又反過來指引與調適著共產黨員的行為模式。

四、構建以人民為中心的政黨文化體系,發揮政黨文化的凝聚功能

政黨文化不僅塑造著政黨自身的制度規范、價值理念和行為風格,也對社會文化的培育和發展產生著影響。好的政黨文化能夠引領社會文化的健康發展。正如毛澤東所說,“只要我們黨的作風完全正派了,全國人民就會跟我們學”[1]。政黨文化要實現引領社會文化的發展,首先要為民眾所理解、接受和認同?!都o念白求恩》《為人民服務》和《愚公移山》這三篇經典文獻,通過話語的大眾表達、人民英雄的形象塑造等,發揮了凝聚社會共識、推動社會發展的功能。

一個政黨要將自己的政治意識傳遞給民眾,爭取民眾支持,必須采取大眾化的表達形式。中國共產黨一直強調馬克思主義的大眾化,也是基于此?!都o念白求恩》《為人民服務》和《愚公移山》這三篇經典文獻,向民眾傳達了為人民服務的政治理念和帶領中國走向光明的奮斗目標。其中“毫不利己專門利人”,“為人民利益而死,就比泰山還重”,“五湖四?!?,“要奮斗就會有犧牲”,“愚公移山”等一系列大眾化的話語表達,既鼓舞人心,也向社會展現了中國共產黨的良好形象。這些詞句至今仍為人們所用,其對社會文化的影響可見一斑。話語表述方式也就是文風。文風是個大問題,它反映著黨的作風。因此,一定要端正文風,“要講符合實際的話不講脫離實際的話,講管用的話不講虛話,講有感而發的話不講無病呻吟的話,講反映自己判斷的話不講照本宣科的話,講明白通俗的話不講故作高深的話”[2],構建具有中國特色、中國風格、中國氣派的話語體系,

這樣才能講好中國故事、中國共產黨的故事。

樹立典型、彰顯模范人物形象是中國共產黨政黨文化建設的又一特色。通過樹立優秀黨員形象,將其作為重點進行宣傳,使民眾受到感染和激勵,進而影響民眾的價值觀念和行為準則,能夠提升政黨的社會感召力。如上所述,《紀念白求恩》《為人民服務》和《愚公移山》中分別樹立了白求恩、張思德、“愚公”等黨員標桿形象。特別是《為人民服務》中的張思德,其短暫的一生中,工作不辭勞累,處處起著模范帶頭的作用,這是當時許多共產黨員的真實寫照。通過對張思德式的模范形象的頌揚,既增強了黨員的認同感,也在民眾心中樹立起共產黨員的崇高形象,極大地增強了政黨的社會影響力。

在這三篇經典文獻中,通過大眾化的表達方式和平民化的模范塑造,中國共產黨密切了與人民群眾的關系,提升了人民群眾的認可度和認同感。在良性互動中,中國共產黨建立起了以人民為中心的政黨文化體系。

當前,雖然時代發生了變化,但是這三篇經典文獻勾勒出的以人民為中心的政黨文化建設范式,對新時代中國共產黨政黨文化建設仍具有重要的借鑒意義。

﹝作者吳波,北京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博士生﹞

http://www.hwvomu.live/html/culture/info_35955.html
顶呱刮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