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交70周年見證中緬“胞波”情誼歷久彌堅

來源:光明日報 作者:鹿鋮 時間:2020-01-14
0 字號:A-A+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中緬油氣管道項目馬德島碼頭。本報記者鹿鋮供圖

2019年8月4日,演員在中國北京世界園藝博覽會“緬甸國家日”活動上表演。新華社發

2019年11月21日,人們在緬甸臘戍參加首屆緬甸(臘戍)-中國(臨滄)邊境經濟貿易交易會。新華社發

中緬兩國是山水相連的友好鄰邦,兩國人民之間的傳統“胞波”情誼源遠流長。據史料記載,中緬兩國的友好交往始于漢代。盛唐時期,緬甸驃國王子曾率領樂工訪問中國古都長安,著名詩人白居易為之感動,寫下了千古絕唱《驃國樂》。中緬兩國于1950年6月8日正式建交,緬甸是最早與新中國建交的國家之一。

70年里高層互動持續密切

中緬領導人有著友好互訪的良好傳統。劉少奇、周恩來、鄧小平、陳毅等老一輩中國領導人都曾訪緬,緬甸領導人吳努、吳巴瑞、奈溫、吳山友和吳貌貌卡等人也多次訪華。其中,周恩來總理九次訪緬和奈溫十二次訪華的歷史事跡被兩國人民傳為佳話。

20世紀50年代,緬甸與中國共同倡導了和平共處五項原則,不依附任何大國和大國集團,在國際關系中保持中立,不允許外國在緬駐軍,不侵犯別國,不干涉他國內政,不對國際和地區和平與安全構成威脅。60年代初期,中蘇關系開始破裂,中印關系緊張,美國對華持續制裁施壓。在這種背景下,中緬卻始終保持著難能可貴的友好關系。中緬兩國本著友好協商、互諒互讓的精神,圓滿解決歷史遺留的邊界問題,為國與國之間解決邊界問題樹立典范。緬甸也成為第一個同新中國簽署陸地邊界條約的國家。

20世紀70年代,隨著中美關系正?;M程的啟動和中國在聯合國合法席位的恢復,中國的國際交往迅速擴大,出現了新中國成立以來的第三次建交高潮。在此背景下,中緬關系繼續穩步向前發展。1978年1月,時任國務院副總理的鄧小平正式出訪緬甸。

1988年,在蘇貌將軍為首的軍政府上臺后,美國等西方國家對緬實施經濟制裁和貿易禁運,美把駐緬使館降為代辦級,停止對緬提供經濟和禁毒援助,撤銷給緬的貿易普惠制(GSP),對緬實行武器禁運,阻止國際金融機構向緬提供援助,不向緬高官及其家屬發放入境簽證。在外部環境封鎖的大背景下,中國成為緬甸最重要的后援,在緬甸經濟發展、國防建設等領域給予重要幫助。與此同時,中緬高層領導人繼續保持互訪與溝通。江澤民主席于2001年12月訪問緬甸; 2009年12月,時任國家副主席的習近平訪問緬甸仰光及新首都內比都,與時任緬甸最高領導人丹瑞大將會面。與此同時,時任緬甸最高領導人丹瑞大將則分別于1996年1月、2003年1月和2010年9月三次訪華,顯示出對中緬關系的高度重視。

2010年民主轉型后,緬甸與西方國家關系大幅緩和,歐美國家逐步取消了對緬經濟制裁,但中緬關系始終保持著較高程度的互信。在聯邦鞏固與發展黨執政時期,時任總統吳登盛在任內共7次訪華。而中緬兩軍之間更是保持了良好的雙邊互動。自擔任緬國防軍總司令后,敏昂萊任內已訪華5次,2019年度更是先后兩次訪華。

2015年11月大選中,昂山素季領導的全國民主聯盟以壓倒性優勢擊敗鞏發黨成為新執政黨,作為美西方國家長期宣傳的“人權斗士”,昂山素季在擔任緬甸國務資政后并未如外界預期的一樣對美西方亦步亦趨,而是將中國作為出訪的首個東盟外國家。

2016年3月民盟政府上臺后,雙方高層往來頻繁。其中,緬甸國務資政昂山素季于2016年8月對中國進行國事訪問,在2017年5月、2019年4月先后兩次出席“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并于2017年11月出席中國共產黨與世界政黨高層對話會,在擔任緬甸最高領導人后已訪華4次。

70年里人文相親生生不息

正如陳毅外長的名篇《贈緬甸友人》中所著:“山山皆北向,條條南流水?!敝芯拑蓢鼐壪嘟?,文化相通,有傣族、景頗族、佤族、傈僳族等十余個少數民族跨境而居。新中國成立后,中緬兩國文化交流日益頻繁,國家級、部長級文化代表團互訪不斷,兩國在文學、藝術、電影、新聞、教育、宗教、考古、圖書等領域進行了廣泛的合作與交流。1960年中國國慶期間,緬甸吳努總理率領由文化、藝術、電影代表團組成的400多人友好代表團訪華,并在北京舉辦了“緬甸文化周”。1961年1月緬甸獨立節期間,周恩來總理率領由文化、藝術、電影代表團組成的530多人代表團回訪緬甸,并在仰光舉辦了“中國電影周”。兩國領導人率如此龐大的友好代表團互訪,成為兩國文化交流史上濃墨重彩的一筆。

作為緬歷新年,每年4月份的潑水節是緬甸最為重要也最為熱鬧的節日。周恩來總理訪問緬甸時,曾與陳毅外長等中方官員穿上緬服同緬甸人民共同歡度潑水節,至今仍為老一輩緬甸民眾津津樂道,而吳努總理也兩次穿中山裝訪華,令中國民眾印象深刻。這些精彩的瞬間,不僅見證了老一輩兩國領導人共同締造的中緬“胞波”情誼,成為中緬友好交往史上的佳話,更成為中緬民眾心目中對兩國間打不斷、心連心的“胞波”情誼的最好詮釋。

1957年12月,陳毅外長陪同周恩來總理訪問緬甸時揮毫賦詩《贈緬甸友人》,贊頌中緬兩國間的“胞波”情誼。該詩篇在二十世紀七十年代被改編為歌曲《贈緬甸友人》,作為紀錄片《火紅的節日》插曲,由我國著名歌唱家李谷一演唱,曾向多位來華緬甸領導人展示并表演。時至今日,作為描繪中緬友誼的名篇,“我住江之頭,君住江之尾。彼此情無限,共飲一江水”等名句不僅在緬甸各界廣為流傳,其衍生的相關文藝作品更是成為中緬之間各大節日慶典活動上的壓軸重點。

與此同期,緬甸著名詩人、文學評論家敏杜溫的名篇《敏杜溫的中國緣》也在緬甸國內流傳甚廣,該書不僅收集了敏杜溫先生翻譯的魯迅作品、中國古典詩歌和當代詩作、中國民間故事和相聲作品,還有他在二十世紀五六十年代訪華時撰寫的介紹新中國風貌的文章。敏杜溫在緬甸知名度極高,是前任緬甸總統吳廷覺之父,與中國頗有淵源。2017年4月,吳廷覺總統訪華期間,更是專程出席了《敏杜溫的中國緣》中緬雙文版新書首發式。

緬甸風景名勝眾多,其中留下了很多中國領導人的印記。在有“萬塔之城”之稱的蒲甘,有一座廣為人知的“周恩來涼亭”。1961年1月8日,周恩來總理與時任緬甸總理吳努到訪緬甸著名古都蒲甘,向瑞喜宮佛塔捐款。緬甸人民用當時周恩來總理捐贈的款項,在瑞喜宮佛塔旁邊建造了一座面積約76平方米的涼亭,供民眾拜佛時休息使用。涼亭內部用中緬兩國語言鐫刻了“中華人民共和國總理周恩來先生捐給佛塔伍仟元緬幣和當地人民一起建立的佛塔”。經重新修繕后,“周恩來涼亭”現已重新對外開放。

位于緬甸西部若開邦的山道威額不理海灘風景秀麗,多次被世界各大知名旅游雜志評為“全球前三的美麗海灘”,也見證了中緬老一輩領導人的友好交往。因其環境優美安靜,緬方特意選在此地與我國領導人商談要事,旨在避開他國記者。劉少奇、周恩來、陳毅、鄧小平、江澤民等黨和國家領導人都曾先后到訪額不理海灘。在訪問期間,陳毅外長以此地風景及中緬友誼作詩《山道威海浴》:“冬日海浴山道威,細如銀沙碧波催??酌鳠魭焯爝b遠,賓主夜談緩緩歸?!?/p>

緬甸是佛教國家,近90%的民眾信奉上座部南傳小乘佛教。因此,供奉著佛牙舍利的北京西山靈光寺成為來華緬甸友人和緬甸官員必選的朝圣之地。為推進兩國佛教文化交流,應緬甸政府邀請,中國國寶級文物佛牙舍利曾先后于1955年、1994年、1996年、2011年四次赴緬甸巡禮,受到緬政府和社會各界的熱烈歡迎。在2011年11月6日至12月24日中國佛牙舍利第四次來緬巡禮期間,更是引發緬甸全國轟動,首都內比都、第一大城市仰光、第二大城市曼德勒等地逾400萬信眾沿途瞻禮供奉。

位于河南洛陽的白馬寺被稱為“中國第一古剎”,是佛教傳入中國后的第一座官辦寺院。在白馬寺的世界佛教文化園區,國際佛殿苑是其重要組成部分。2014年5月,南北長108米、東西寬65米、總建筑面積4000平方米的緬甸風格佛殿區在白馬寺落成。作為緬方對外捐獻的首座佛殿項目,其主體建筑包括了以仰光瑞大光塔為原型縮建而成的大金塔及相關博物館、佛殿等緬甸歷史著名建筑的微縮景觀。而在蒲甘,也留下了厚重的中國印記。2016年8月,蒲甘地區發生6.8級大地震,此次地震及其余震先后致使397座佛塔產生不同程度的損傷,有些甚至直接倒塌。中國政府在第一時間向緬甸政府進行了捐贈,用于支持佛塔的緊急搶修工作。中國國家文物局也調集國內優秀的專業技術力量組成緬甸蒲甘佛塔震后修復工作聯合專家工作組,攜帶相關專業設備前往緬甸協助進行佛塔重建修繕事宜。2018年9月,中國援助緬甸修復蒲甘他冰瑜佛塔換文簽字儀式在蒲甘他冰瑜佛塔現場舉行,隨后中國文物專家正式進駐蒲甘,同緬方專家一道對他冰瑜佛塔進行全面修復。在中國等國家和國際組織的協助下,2019年7月,在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第43屆世界遺產委員會會議上,緬甸蒲甘文化地區通過審議,正式列入《世界文化遺產名錄》。


本文鏈接:http://www.hwvomu.live/html/global/info_36069.html

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轉載請注明出處和本文鏈接

責任編輯:北平

看完這篇文章心情如何

頭條

誰出賣了國家秘密?間諜策反活動畫面首次曝光

誰出賣了國家秘密?間諜策反活動畫面首次曝光
“中國長安網2019年度照片”——《浮出水面》,是國家安全機關首次公布的境外間諜情報機關人員[詳細]

文章排行

評論排行

顶呱刮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