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打破霧霾“輪回”,印度東望中國

來源:環球時報 作者:肖昀 時間:2020-01-17
0 印度 字號:A-A+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印度的霧霾被澳大利亞大火搶了風頭?!币晃慌笥堰@樣揶揄新德里最近的天氣質量。她說,澳大利亞山火讓堪培拉的空氣污染指數力壓新德里,導致后者只能“屈居”其后。朋友的話讓《環球時報》記者有些哭笑不得。進入118年以來最冷的冬季之后,記者在新德里街頭隨處可見點火取暖的人。由于他們“見什么燒什么,燒什么無所謂”的“佛系”態度,新德里霧霾指數飆升,空氣質量一直在“極差”和“嚴重”之間波動。盡管印度最高法院大聲疾呼“這根本不該發生在文明國家”“全世界都在嘲笑印度”,霧霾問題依然是一年一輪回。

百年最冷與“煙熏妝”

2019年的倒數第二天,印度媒體在本地熱點新聞中不約而同地使用了“新德里歷史上最冷一天到來”的標題。當天新德里最高氣溫為9.4攝氏度,是1901年以來最冷的一天。作為一個來自中國北方的漢子,記者感受到的體感溫度似乎比數字顯示的還要冷,早上出門時被冷空氣猝不及防地逼返回家,拿出只有冬天回國時才穿的羽絨服。

伴隨氣溫下降,風速變低和濕度變高導致空氣質量進一步惡化,大霧和煙霾的“組合拳”造成當天新德里機場300多架飛機延誤,40多架次被迫取消,21架飛機備降其他機場。按《今日印度》的一篇報道說,“早上某些地方的能見度已經降至0米”。

雪上加霜的是,由于百年一遇的最冷天氣,人們點火取暖的時間相應變長。記者往年都是在傍晚或入夜才能看到街邊三三兩兩聚在一起點火取暖的人,而今年就算是白天也隨處可見。需要特別說明的是,對于很多家庭經濟條件一般的印度人來說,點火取暖是他們唯一可選擇的取暖辦法。

在氣溫正常的往年,印度冬天的日間最高氣溫平均為25度,晚上最低平均氣溫只有7度,早晚溫差帶來那種中國“北方人不知南方冷”的冷。在國內,我們開玩笑說“北方人取暖靠暖氣,南方人過冬靠自己”,這對印度很多家庭來說一點也不夸張——冬天“取暖基本靠抖”,所以他們會就地生火,而且幾乎什么都燒,僅僅是記者見過的就有木頭、木炭、紙板、垃圾、輪胎……因此新德里冬天的霧霾中總是彌漫著一股嗆人的焦味,空氣質量可想而知。

記者在印度過的第一個冬天曾發過一個“朋友圈”,調侃說“來了印度,終于知道煙熏三文魚中,三文魚是啥感受了”,而今年“煙熏感”更勝往年。雖然新德里市政府、美國駐印度使館、非政府組織都根據各自的監測結果給出空氣污染的量化數據,但讓記者感受更直接的則是在外采訪回到家,用面巾紙擦拭鼻子、臉都能輕易讓白紙變黑。這種另類“煙熏妝”的色度取決于你在外面逗留時間的長短。

中國“絕招”在印行得通嗎

高塔姆·甘比爾曾是印度最風靡的板球國手,也是2019年剛剛加入執政黨印度人民黨并一舉拿下東德里選區的政治新星。1月3日,他為新德里市第一座大型公共空氣凈化塔揭幕。這座塔呈圓柱形,高約24英尺(7.3米),成本約70萬盧比(1盧比約合0.1元人民幣),每天可凈化其周邊500至700米范圍內的25萬至60萬立方米空氣。

去年11月下旬,印度最高法院召開聽證會,批評新德里的空氣質量年復一年地惡化,簡直像一個“毒氣室”,讓居民窒息。法院還抨擊政府和農民無所作為,敦促新德里修建空氣凈化塔。據《印度斯坦時報》報道,設置這座空氣凈化塔的靈感來自中國北京和西安的兩處“除霾塔”。曾參與西安“除霾塔”項目的美國明尼蘇達大學團隊也為新德里這座空氣凈化塔提供了技術幫助和指導。

在治霾問題上,很多印度媒體看向中國,關注中國如何成功地在短時間內改善了空氣質量。正如印度《經濟時報》援引聯合國環境署亞太地區辦事處主任德欽茨仁的話所說,“中國為發展中國家大城市如何在環境保護與經濟增長間取得平衡提供了優秀樣板”。

《印度斯坦時報》去年底的一篇報道總結說,印度至少可從中國借鑒三條經驗:首先是測量監測。印度無所作為,一個關鍵原因就是缺乏數據。反觀中國,已經有了一個全國性的空氣質量監測系統,記錄74座城市的實時空氣質量指數。其次是制定具體和可衡量的目標。最后是實實在在的行動。

文章稱,中國最新公布的治污計劃比2017年底到期的計劃更詳細。而在2013至2017年,北京將4個過時的燃煤電廠改造為天然氣發電,治理了217萬輛排放超標的機動車,推出了20萬輛新的清潔能源車用于公共交通……

“模仿是一門藝術,要想成功,還需要運用智慧?!痹谌ツ瓯本娜?00個污染最嚴重城市成功“退群”后,《今日印度》這樣寫道。這篇報道專門分析了為什么中國的治霾絕招在印度行不通,比如新德里受北京治霾啟發,于幾年前制定分級響應機制(GRAP),但中國重在前期預警預防,而印度的GRAP僅是在事后才發揮作用。

眾所周知,新德里周邊地區燃燒秸稈是造成每年9月至11月霧霾的罪魁禍首,但多年來始終屢禁不止,在個別地方甚至連禁都不禁。當地一位朋友告訴《環球時報》記者,其實他們也有“苦衷”。他說,在不具備大規模收播設備的情況下,如果農民不采用燒秸稈的辦法,就無法趕在冬天到來前完成播種。政府如果強制禁止燒秸稈,“到時候農民鬧起事來,恐怕比霧霾問題還嚴重”。

而在印度法院看來,地方政府推卸責任也是問題。去年底法院怒批一些官員把污染問題政治化,召開聽證會譴責不作為的官員。近日,還有印媒重提印度環境部長去年的言論——“在印度,沒有研究證明環境污染會減少壽命,所以我們不要驚嚇到人們”。當然,也有官員認為污染會影響健康,印度衛生部長就曾建議民眾吃胡蘿卜“抗污染”。

“治霾,我們是認真的”

幾乎所有媒體在談到印度霧霾時都會列舉以下數據:世界空氣污染最嚴重的10座城市中有9個在印度(也有說7個),僅在2017年就有約124萬人因糟糕的空氣質量死亡……每年進入9月后,《環球時報》記者都會收到一封封關于印度霧霾的約稿。毫不夸張地說,記者“久病成醫”,都快成印度霧霾專家了。

“治霾,我們是認真的?!蹦险?014年上臺執政以來曾多次就空氣治理問題表態,但實際行動直到去年年初才看到。當時,政府公布了“國家清潔空氣五年規劃”,旨在將印度全國范圍內100余個嚴重污染城市的污染水平在未來三年減少35%,未來五年減少50%。

但很多分析認為,該五年規劃凸顯措施乏力、執法不嚴、政治意愿不足等弊病。美國《紐約時報》的一篇報道就稱,有關規劃盡管要求減少工業和機動車污染物排放,但“并沒有設定針對特定部門的目標或強制實施辦法”。此外,有環保組織質疑該計劃的資金保障情況,特別是在印度經濟急劇下行的背景下,政府能否確??諝庵卫碣Y金落實到位?政府能否平衡經濟發展與環境保護之間的關系?目前,印度正經歷連續6個季度的經濟增速下滑,消息人士稱政府不得不考慮通過減少支出的方式控制財政赤字占比。

將“印度、霧霾、治理”列為關鍵詞在印度網絡平臺搜索,記者發現一個很有意思的現象,那就是以“為什么印度空氣污染嚴重”“為什么印度空氣污染治理困難”“印度空氣污染調查”“減少空氣污染的七大、十大、十四大小妙招”等為標題的文章隨處可見,但真正系統性闡述印度霧霾成因并以嚴肅、縝密邏輯給出解決方案的文章少之又少。以記者的視角看,這恰恰反映出印度在治霾過程中除資金外最欠缺的東西——系統性且符合自身特點的行動。

為何如此?或許是印媒在仔細思索得出“治霾短期無解”的殘酷答案后,有意識地不得不忽略罷了。事實上,印度霧霾有其階段性特點——前期燒秸稈、后期生火取暖,此外有地形因素導致污染物不易擴散等“天然”問題。這就決定了單純依靠增加監測站數量,強制執行汽車尾號單雙號限行措施,效果必然有限。事實也證明,新德里在限號之后,空氣質量并沒有出現明顯好轉。然而在當前情況下,政府強制要求禁止焚燒秸稈、禁止生火取暖也不現實。

“坐而論道,謂之王公;作而行之,謂之士大夫”。擺在印度“士大夫”面前的,其實就是如何在經濟、民生、治霾三者間平衡取舍,找到出路,最后朝著出口努力前進。到那時,記者也許才會離不再發回印度霧霾的報道不遠了。

本文鏈接:http://www.hwvomu.live/html/global/info_36115.html

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轉載請注明出處和本文鏈接

責任編輯:北平

看完這篇文章心情如何

頭條

中華5000多年文明的考古實證

中華5000多年文明的考古實證
中華文明到底有沒有5000多年歷史?中華5000多年文明究竟“只是個傳說”,還是實實在在發生過的歷[詳細]

文章排行

評論排行

顶呱刮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