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澤東與“萬里長江第一橋”

來源:黨史博覽2019.7 作者:梅興無 時間:2019-12-31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武漢長江大橋是新中國成立后在長江上修建的第一座公路、鐵路兩用大橋,素有“萬里長江第一橋”的美譽。新中國成立初期,百廢待興,武漢長江大橋是第一個大工程,毛澤東對武漢長江大橋從選址、施工到落成都給予了極大的關注和關懷,激勵建橋大軍用自己的智慧和汗水,實現了千百年來在長江上“一橋飛架南北,天塹變通途”的偉大夢想。

大橋動工前,毛澤東上蛇山實地踏勘橋址

1953年2月16日,農歷大年初三夜晚,漢口大智門車站大雪紛飛。中共中央中南局副書記兼湖北省委書記李先念、中南局副書記李雪峰、武漢市委第一書記王任重一行,急切地等待著毛澤東的專列。這是在新中國成立后,毛澤東第一次來武漢視察。23時45分,專列抵達車站,李先念等快步上前迎接毛澤東。陪同毛澤東一起來漢的還有楊尚昆、羅瑞卿等。

在下榻的漢口惠濟飯店,毛澤東聽取了中南局、湖北省的工作匯報。2月18日上午9時許,毛澤東驅車來到湖北省委所在地武昌閱馬場紅樓。在李先念等人的陪同下,他走進省委二樓會議室,在臨街的窗口眺望街景,說:“這樓不錯嘛!”湖北省委第二書記劉子厚介紹說:“這座樓原是國民黨的省黨部,解放后我們接收了?!泵珴蓶|風趣地說:“是啊,大軍一過江,我們接收了國民黨許多大樓,連南京‘總統府’也讓我們接管了。接收不容易,管理更難哦!”接著,他話鋒一轉:“上蛇山怎么走???”有熟悉情況的同志說:“這棟辦公樓后面有條小路,可以上蛇山?!薄澳呛?,我們這就上蛇山看看!”毛澤東站起身,一口水都沒喝就下樓了,在楊尚昆、羅瑞卿、李先念、李雪峰、王任重等人陪同下,直奔蛇山而去。

u=1060714892,69015551&fm=26&gp=0.jpg

1966年7月16日, 毛澤東暢游長江后向群眾揮手致意。身后為武漢長江大橋

蛇山是位于長江南岸邊上的一座小山,綿亙蜿蜒,形如伏蛇,與漢陽龜山隔江相望。屹立于蛇山之上的黃鶴樓為江南四大名樓之一。這次毛澤東急著上蛇山,不是為了觀風景,而是為他心中所牽掛著的一項國家重點建設項目———武漢長江大橋。

長江既是連接東西的“黃金水道”,也是阻隔南北交通的一道“天塹”。由于沒有一座橫跨長江兩岸的大橋,南北交通線路不能形成一個整體。所有南來北往的人流、物流都要通過輪渡和木船轉運,一列鐵路貨車車廂經輪渡過江,需5個多小時,費工費時,加大了運輸成本,若碰上大風大霧天氣,輪船、木船還得被迫停航。修建武漢長江大橋,溝通南北運輸,把武漢的漢口、漢陽、武昌三鎮連成一體,是中國人特別是武漢人的熱切愿望。

1949年,橋梁專家李文驥聯合茅以升等橋梁專家,向中央遞交了《籌建武漢紀念橋建議書》,建議建造武漢長江大橋,作為新民主主義革命成功的紀念建筑。

李文驥等人的建議書受到中央的高度重視,規劃建設武漢長江大橋很快被提上新中國建設的重要日程。是年9月,毛澤東在北平主持召開了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一屆全體會議。會議通過了建造武漢長江大橋的議案,決心改寫萬里長江無橋的歷史。是年末,中央人民政府電邀李文驥、茅以升等橋梁專家赴京,共商建橋事宜。

根據中央人民政府的指示,鐵道部成立了大橋專家組,委任茅以升為專家組組長兼總設計師,派遣了大批工程技術人員赴武漢勘測、鉆探,進行初步設計。他們根據多次實地勘測、鉆探的結果,結合前4次建橋規劃留下的資料,先后制訂了8個橋址線方案,逐一進行縝密研究,并就橋梁選址、橋式、施工方法等問題,組織全國橋梁專家和相關單位進行了3次大討論,初步確定了武漢長江大橋橋址采用龜山、蛇山線的方案。

新中國成立伊始,建造武漢長江大橋成為毛澤東牽掛的一件大事。當他得悉大橋選址龜山、蛇山一線之后,決定親自上蛇山實地踏勘橋址。

雪霽初晴,毛澤東沿盤山小道,登上了蛇山的制高點黃鶴樓。大江、武漢三鎮,京漢、粵漢鐵路盡收眼底。

工程技術人員向毛澤東匯報了鐵道部將大橋橋址選在龜山、蛇山一線的考慮:武漢長江江面,龜、蛇二山之間兩岸距離最短,可縮短大橋的長度;利用龜、蛇二山作天然橋頭堡,扎實可靠,比在平地建橋大幅度節省造價和工期;兩山之間的長江底基本上都是堅固的巖石,有利于橋墩固定;利用兩岸的山勢增加大橋的凈空高度,便于大噸位船舶航行通過。

毛澤東仔細聽完介紹,俯瞰大橋橋址線,頻頻點頭,對鐵道部的橋址方案表示贊許。

從黃鶴樓下來,路旁有位賣臭豆腐的老人,毛澤東關切地詢問他做這個生意一天能掙多少錢。老人說:那不一定,有的時候多些,有的時候少些。聊了幾句,隨行人員請毛澤東繼續前行。路上又遇到兩個小學生。一個小學生認出他來,高興地喊起來:“毛主席來了!”正月初五,游人如織,人們一下子圍攏過來,簇擁在毛澤東的身邊。羅瑞卿、李先念以及警衛人員一起手拉手,組成一個圓圈,保護毛澤東下了山。在江邊上了渡船,毛澤東深有感慨地說:“真是下不了的黃鶴樓!”

u=1060714892,69015551&fm=26&gp=0.jpg

1953年, 毛澤東在李先念 (左二) 等陪同下視察湖北

 在毛澤東的關懷和重視下,武漢長江大橋的規劃建設加快了節奏。1953年4月1日,經政務院總理周恩來的批準,鐵道部正式成立武漢大橋工程局,調志愿軍鐵道兵團第三副司令員兼總工程師彭敏擔任局長,武漢市委第一書記王任重兼政治委員。

1953年7月,彭敏率中國鐵道部代表團,帶著大橋的全部設計圖紙和技術資料,專程赴莫斯科請蘇聯專家幫助進行技術鑒定。行前,鐵道部部長滕代遠對彭敏交代:“文件請蘇方鑒定是為了慎重。長江大橋是中國第一個大工程,絕不能出差錯?!碧K聯派出了一個由25位橋梁專家組成的鑒定委員會,討論鑒定持續了兩個多月,對中方的方案進行了反復研究、完善。應中方邀請,蘇聯派遣以西林為組長、由28位橋梁專家組成的專家組前來武漢,提供技術指導,支援武漢長江大橋建設。

1954年1月,政務院第203次政務會議討論通過了《關于修建武漢長江大橋的決議》。2月6日, 《人民日報》發表題為《努力修好武漢長江大橋》的社論,號召全國人民支援大橋建設。至此,修建武漢長江大橋的序幕正式拉開。

1955年9月1日,武漢長江大橋工程作為“一五”計劃重點工程正式開工建設。毛澤東時刻關注著大橋工程的施工進度。12月31日,由大橋工程局設計建造的武漢長江大橋重要配套工程———江漢橋試通車。湖北省、武漢市和大橋工程局的領導都非常希望毛澤東能為該橋題字。毛澤東欣然揮筆寫下“江漢橋”三個蒼勁的大字。

大橋建設之中,毛澤東乘船視察工程施工

1956年5月29日,長江大橋正在如火如荼建設之中,彭敏接到通知,毛澤東將到武昌,要視察長江大橋建設工程,并要聽取情況匯報。

5月31日,毛澤東乘飛機從長沙飛往武漢。當飛臨武漢長江上空時,毛澤東憑窗俯瞰長江??吹胶芏鄻蚨找呀浡冻鏊?,他激動地連連說:“好看,好看!”

飛機降落在王家墩機場,湖北省委第一書記王任重與彭敏等在舷梯旁迎接。毛澤東當即提了兩個要求:一要看大橋工程,二要到長江游泳。彭敏連忙請示:“看大橋工程,您是在水上看,還是在岸上看?”毛澤東果斷地一揮手:“水上看!”

是日,陽光燦爛,天氣格外晴朗,長江江面波濤洶涌。毛澤東興致勃勃地登上“武康”輪,與船長、工友一一親切握手,并合影留念。隨即,“武康”輪溯江而上,經漢陽晴川閣,在龜、蛇二山之間的江面上航行。此時,8個江心橋墩正全面展開施工,在波濤滾滾的長江上,一座座矗立于江中的巨大橋墩交織出一幅雄偉壯觀的畫面,大橋鋼梁也開始從龜山岸邊向江中延伸?!拔淇怠陛喸诖髽?、3號橋墩和3、4號橋墩間穿行,毛澤東佇立在駕駛臺前,向正在施工的工人們頻頻招手致意。他一邊巡視水上、岸上的施工現場,一邊詳細詢問大橋的施工設備、施工順序、操作技術等情況,甚至連混凝土需要多長時間凝固之類的細節都問到了。

視察完建橋工地,進入船艙,毛澤東詢問彭敏的經歷。彭敏簡要作答。毛澤東鼓勵他說:“建設和打仗不一樣,要從頭學起;但也和打仗一樣,在戰爭中學會打仗。這是我們的主要方法。好好學!”

彭敏說:“這么多年在長江上建橋都沒有建成,說明它很難。逼著我們想新方法來克服它?!?/p>

毛澤東點點頭說:“困難往往使你能產生新的方法嘛!”

u=1060714892,69015551&fm=26&gp=0.jpg

毛澤東在武漢蛇山和群眾在一起

在正式匯報時,彭敏把書面材料交給毛澤東,然后就大橋建設總體情況作了介紹。毛澤東饒有興趣地問:“為什么鐵路1957年10月通車,公路要到年底???”彭敏回答:“鐵路在下層,鋼梁架完后,鋪軌即可通車;公路在上層,鋼梁架設后,還需要一段時間鋪路面?!泵珴蓶|又問:“什么叫引橋?”彭敏回答:“就是連接江心正橋和岸上線路的一段在岸上的橋?!?/p>

彭敏重點匯報了中蘇橋梁專家和技術人員的情況:大橋局不僅聘請了以西林為首的蘇聯專家組,還成立了以茅以升為首的顧問委員會,形成了龐大的技術團隊。我們要求我國的工程技術人員和蘇聯專家配合好,虛心向他們學習,一要建成大橋,二要學會技術。

毛澤東連連稱贊“建成學會”好,囑咐要把它作為建橋工作的方針來堅持。他又關切地詢問參加過修建錢塘江大橋的老工程師的情況,“除了茅以升,現在還有誰呀?”彭敏回答:“還有羅英?!泵珴蓶|在筆記本上記下了他的名字。接著,毛澤東聽取了彭敏關于運用“大型管柱鉆孔法”施工的情況介紹。

“管柱鉆孔法”是蘇聯專家西林從蘇聯帶來的新技術,在當時屬于世界首創,即使在蘇聯國內也未使用過。用這項新技術可把施工從水下轉移到水上,不僅保障了施工人員的安全,而且大大提高了施工效率,還能顯著地降低工程造價。

在滕代遠和茅以升的支持下,彭敏決定對“大型管柱鉆孔法”先進行試驗,成功后再用于施工。1955年2月,在漢陽蓮花湖畔進行“管柱鉆孔法”試驗并獲成功。對此,蘇方高度重視,部長會議派一架飛機,專程送蘇聯的一批橋梁專家到武漢觀摩。

運用“管柱鉆孔法”,需要大噸位震動打樁機,從蘇聯引進了幾臺30噸震動打樁機,但武漢大橋鉆孔樁需要90噸的。大家想盡辦法也沒能突破這個難關。毛澤東知道后,指示調集全國相關技術力量與大橋局聯合攻關,終于成功研制出BⅡ3至BⅡ5等系列震動打樁機,突破了大型混凝土管柱穿過覆蓋層下沉到巖層的難關,使新施工法迅速在施工中全面推開,不僅使大橋提前1年零3個月建成通車,而且還寫下了橋梁建筑史上嶄新的一頁。

毛澤東高興地說:“管柱鉆孔法,本是蘇聯工程師發明的,可他們不敢用,我們用了,證明了是成功的!”說到我國自主研制震動打樁機,毛澤東感慨道:“是啊,不能說蘇聯沒有的我們就一定做不出來。個別的東西,我們也是可以創造出來的。長江大橋這三四年的建設,就是世界水平!”

毛澤東又關切地詢問:“潛水工如何在水里沉下去?水里怎樣進行燒割和電焊?”彭敏詳細作答。

對巖石和水下混凝土抗壓強度,毛澤東也問得很詳細。彭敏說:假定沖刷為100%,就是假定把河床的覆蓋層全部沖掉,事實上不會全沖掉。毛澤東說:這樣就是更保險些,更堅固些。

楊尚昆問:“什么叫覆蓋層?”毛澤東給他解釋,就是巖石面上的沙層,并問彭敏是不是。彭敏說是。

大橋建設者還采用了先進的鋼梁懸臂架設技術。彭敏用通俗的語言向毛澤東介紹“全伸臂安裝法”:“半根筷子懸在桌子外面不會掉,是因為桌子上面那半根筷子用它的重量平衡了它。我們拼裝鋼梁就運用了這一原理,叫做懸臂法,先在橋頭架好平衡梁,然后懸空地架出去?!?/p>

毛澤東還質疑了書面匯報材料中“管柱鉆孔新方法從社會意義上說是社會主義的勞動方法”的提法,認為是錯誤的:“假若美國采用了這種方法,也是社會主義勞動方法?蘇聯社會主義建設了30年還未采用這個方法!勞動方法從歷史上看,石器時代是使用石頭,資本主義使用機器。在勞動方法上已大進了一步。在勞動方法上,資本主義國家至少比我們的勞動方法還進步。從社會制度上說,我們是社會主義。而勞動方法只有科學不科學,不好分哪些方法是資本主義,哪些是社會主義?!?/p>

王任重表示贊同:“勞動方法和社會制度不能混為一談?!?/p>

毛澤東說:“看怎樣改一下?”

在匯報快要結束的時候,毛澤東問彭敏:“長江上還要修哪幾座橋?”彭敏回答:“第二、三個五年計劃草案里,有重慶長江大橋、蕪湖長江大橋?!泵珴蓶|說:“將來長江上修上20座、30座橋,黃河上修上幾十座,到處都能走?!?/p>

中午,毛澤東在船上用餐?!拔淇怠陛喪撬逸喍?,沒有做飯的廚房。東湖賓館名廚楊純清用汽油桶改造的煤爐為毛澤東做了午餐,四菜一湯,主菜是清蒸武昌魚。這一餐,毛澤東喝一小杯茅臺酒,吃了一小碗米飯,武昌魚全吃光了。下午2時許,毛澤東沿著船舷的扶梯從容躍入水中。毛澤東如魚得水,游得輕松自如,時而側游,時而仰泳。每當浪峰打來,他便側身迎浪;每當浪層退去,他就順勢而下。他游了2小時零4分鐘,一直游到漢口諶家磯江面才上船,游程近14公里。有人問毛澤東累不累,他一臉輕松地回答:“給我個饅頭吃,還可以游兩小時?!?/p>

當晚毛澤東詩興大發,寫下了氣勢磅礴的《水調歌頭·游泳》:

才飲長沙水, 又食武昌魚。萬里長江橫渡, 極目楚天舒。不管風吹浪打,勝似閑庭信步, 今日得寬余。子在川上曰: 逝者如斯夫! 風檣動, 龜蛇靜,起宏圖。一橋飛架南北, 天塹變通途。更立西江石壁, 截斷巫山云雨, 高峽出平湖。神女應無恙, 當驚世界殊。

詞作中“一橋飛架南北,天塹變通途”,所指的就是建設中的武漢長江大橋。在毛澤東已公開發表的詩詞中,唯一吟誦過的現代建筑只有武漢長江大橋?!耙粯蝻w架南北”,跨越龜、蛇二山的長江大橋即將橫空出世,“天塹變通途”,再無“煙雨莽蒼蒼,龜蛇鎖大江”的沉重,只有“當驚世界殊”的豪邁。

大橋落成之時,毛澤東從漢陽橋頭步行到武昌橋頭

1957年7月1日,是中國共產黨成立36周年的紀念日。這一天,建橋大軍把最后一根鋼梁平穩地安裝在大橋合龍處。武漢長江大橋全長1670米,正橋長1156米。江中8墩9孔,每孔跨度為128米。大橋上層是公路,橋面寬為22.5米,行車道相當于現在的雙向4車道;下層為雙線鐵路橋,可同時穿行兩列火車;橋下與水面凈高可通航萬噸巨輪。

9月6日傍晚,武漢大橋工程局的負責人,都聚集在漢陽橋頭。他們在等待著毛澤東的到來。此時工人已經下班,大橋上顯得十分寧靜。

晚上6點多鐘,毛澤東乘坐的小汽車從漢口方向直接開到長江大橋漢陽橋頭。毛澤東在王任重等的陪同下,和大家一一握手,然后健步行走在大橋的公路橋上,向武昌方向走去。大橋工程局副局長楊在田、政治部主任杜景云緊緊跟隨在毛澤東的左右。

毛澤東詳細地向楊在田詢問建設大橋用了多少鋼、花了多少錢。楊在田一一作答。

自從1956年5月毛澤東視察大橋工地,肯定大橋局黨委的思路,提出了“建成學會”的方針后,極大地激發了建橋大軍向蘇聯專家虛心學習建橋的積極性?!皥猿謭绦薪ǔ蓪W會方針”的標語牌醒目地懸掛在工地大門上方,成為了建橋大軍的共同理念和行動。有個職工家生了一對雙胞胎,一個就取名“建成”,一個則取名叫“學會”。廣大員工把建橋的過程,當作向蘇聯專家學習的過程,充分發揮自己的創造精神的過程,真正實現了“建成學會”,逐漸形成了我國自己的一支技術成熟、作風過硬、勇于創新的橋梁建設人才隊伍。

走到大橋中段,毛澤東停在涂著灰色、黑色、天藍色三種不同顏色的欄桿旁,問:“怎么漆三種不同顏色呀?”杜景云回答說:“我們想讓武漢三鎮人民來挑選,看漆哪種顏色好些?!泵珴蓶|笑了,贊道:“好啊,你們搞建設還不忘走群眾路線啰!”他又轉過身問王任重:“你是湖北的負責人,你看漆什么顏色好?”王任重說:“我還沒想好呢!”

楊在田乘機請示:“請問主席,您說哪一種顏色比較好?”

u=1060714892,69015551&fm=26&gp=0.jpg

大橋江中8個橋墩及兩岸引橋同時施工的場景

毛澤東不語,用手指了指無垠的藍天,又指了指奔騰的江水。大家明白了,“落霞與孤鶩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大橋欄桿的色彩應當使藍天和江水結合起來。后來,武漢長江大橋的主體色調,如鋼梁、欄桿等都采用了與天、水顏色相和諧的銀灰色。

毛澤東興致勃勃地繼續往前走,一會兒面向下游,眺望武漢三鎮;一會兒又面向上游,指著江中問道:“鸚鵡洲不是在江中間嗎?”王任重回答說:“鸚鵡洲從前是在江中間,后由于泥沙淤積,已和漢陽連成一體,現在漢陽江邊就叫鸚鵡洲了?!薄鞍?,那就看不到鸚鵡洲了!”毛澤東的話里明顯流露出失落感,又問,“那黃鶴樓呢?”

王任重說:“為了修建長江大橋,黃鶴樓已經拆了?,F在正計劃重修?!泵珴蓶|點點頭說:“應該重修,這是歷史古跡?!秉S鶴樓重修工程一直到1981年10月才開工,1985年6月落成。人們陪著毛澤東繼續朝武昌橋頭走去。這時夜幕已經降臨,武漢三鎮閃爍著初上的華燈。毛澤東走到下游的欄桿旁邊,眺望著長江北岸的漢口,無比興奮地說:“好啊,燈火輝煌,燈火輝煌!”

從漢陽走到武昌,毛澤東已經是一身汗了,但參觀大橋的興致還很高。到了武昌橋頭,毛澤東意味深長地說:“以往過長江是坐船過,今天是走著過,我們創造了歷史!”

走近橋頭堡的涼亭處,毛澤東問:“從這里可以下去嗎?”“樓梯上的電燈還沒有安裝好?!贝蠹铱紤]毛澤東已經累了,就勸他在這里停下。毛澤東不無遺憾地說:“啊,這次不下去了,以后再說吧!”

這時,楊在田將一本《武漢長江大橋工程》圖冊送給毛澤東,并說:“這本書里有一封信,是大橋局全體職工寫給主席的?!泵珴蓶|點了點頭,接過書與王任重、楊在田一起翻閱起來。

隨后,楊在田又拿出筆和紙請毛澤東題詞,毛澤東認真地說:“這可要好好想想?!比缓蠛痛蠹乙灰晃帐?,登車離開了長江大橋。幾天后,他派人給楊在田送去題詞,上書:“一橋飛架南北,天塹變通途”。

1957年10月15日,武漢長江大橋正式通車。

上午10點通車典禮正式開始,國務院副總理李富春和部、省、市領導及大橋局局長彭敏、專家組組長西林分別致辭后,列車由漢陽岸緩緩駛上大橋,觀禮的人們紛紛將手中的花朵和紙屑拋向車廂。半個小時后,李富春來到武昌岸橋面為公路通車剪彩,幾百輛大小汽車組成的車隊蔚為壯觀,橋上橋下人頭攢動,一片歡樂的海洋。

武漢長江大橋像一道飛架的彩虹,在長江天塹上鋪成了一條坦途,打通了京漢、粵漢鐵路,連接成京廣鐵路,結束了南北交通被長江阻隔的歷史。一列火車越過長江只需短短的幾分鐘。武漢三鎮被連為一體,“九省通衢”成為全國重要的交通樞紐。

1958年9月11日,毛澤東再一次來到武漢長江大橋,欣喜地觀賞車水馬龍的雄偉橋梁。然后,他從武昌橋頭下去,再次暢游了長江。此后,毛澤東一到武漢,有一大愛好始終不變,就是暢游長江。他選擇的游泳水域基本在長江大橋附近,可見他對武漢長江大橋有著很深的情結。1966年7月16日,毛澤東以73歲的高齡再次暢游長江,這也是他最后一次暢游長江。毛澤東向廣大群眾揮手致意的照片上,依然映有武漢長江大橋的雄姿。

60多年過去,風雨滄桑,受到巨輪多次碰撞和特大洪水沖擊,“萬里長江第一橋”依舊巍然屹立,和諧地橫臥龜山、蛇山之間,儼然成為了大自然的一部分。

建設武漢長江大橋拉開了中國現代化橋梁建設的序幕。一支“建成學會”的建橋大軍,撒向了全國,不斷發展壯大。他們一代一代地接力奮斗,長江干流上已建成近100座跨江大橋,僅武漢一地就有11座,早已超出毛澤東當年提出的“在長江上修上20座、30座橋”的愿景!

本文鏈接:http://www.hwvomu.live/html/history/info_35832.html

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轉載請注明出處和本文鏈接

責任編輯:北平

看完這篇文章心情如何

頭條

習近平:為打贏疫情防控阻擊戰提供強大科技支撐

習近平:為打贏疫情防控阻擊戰提供強大科技支撐
重大傳染病和生物安全風險是事關國家安全和發展、事關社會大局穩定的重大風險挑戰。要把生物[詳細]

文章排行

評論排行

顶呱刮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