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旭華: “深潛”功名三十載,志探“龍宮”一癡翁

來源:光明日報 作者:袁于飛 時間:2020-01-13
0 字號:A-A+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2016年12月20日,黃旭華在辦公室內與同事交談。 新華社發

2019年4月18日,黃旭華走在前往辦公室的路上。新華社發

頭發花白、笑容和藹、言語清晰,94歲高齡的黃旭華院士日前在北京與記者見面時,精神狀態非常好,兩眼炯炯發光。他的視力問題經過手術后已恢復,現在不用放大鏡就能看清手中文件的字。

作為中國第一代核潛艇總設計師的黃旭華,曾隱姓埋名30年,將自己的全部獻給中國的核潛艇事業,也將自己“驚濤駭浪”的人生“深潛”在了祖國的大海。

“這次獲得國家最高科技獎,我特別高興,這是國家對一個科技工作者的肯定?!秉S旭華說,“我的所有榮譽都是國家給予的。我的視力恢復也得益于黨和國家對知識分子的關懷,只要身體允許,我還想為國家再工作15年?!?/strong>

1.“核潛艇,一萬年也要搞出來!”

1926年,黃旭華出生在廣東汕尾。上小學時,正值抗戰,他的家鄉飽受日本飛機的轟炸,那時他就有了報國之志。

黃旭華在兄弟姐妹中排行第三,其父按族譜順序為其起名為黃紹強,后改名為黃旭華,意為中華民族如旭日東升。

黃旭華回憶說:“當時,愛國青年組織了一個抗日救國宣傳隊,我還很小,就跟著他們一起去搞宣傳。當時演了一個話劇,名字叫《不堪回首望平津》,描述了流浪難民的痛苦生活。我因為長得比較秀氣,爭取了一個角色,扮演了一個小姑娘?!?/p>

高中畢業后,黃旭華選擇去上海交通大學造船系深造。

20世紀50年代,美蘇爭霸,在軍備競賽中都將核潛艇研制作為?;肆α拷ㄔO的重要方向。1954年1月,世界上第一艘核潛艇、美國研制的“鸚鵡螺”號下水;緊隨其后,1957年8月,蘇聯第一艘核潛艇“列寧共青團”號下水首航。至此,美蘇兩個超級大國不僅形成了陸??杖灰惑w的核戰略格局,而且具備了第二次核打擊能力。

1958年6月27日,時任國務院副總理、中央原子能事業三人領導小組成員的聶榮臻元帥向中央呈報了《關于開展研制導彈原子潛艇的報告》?!爱敃r,主要是要遏制核訛詐,保衛新中國。對于研制我們自己的核潛艇,毛澤東主席講了一句話,‘核潛艇,一萬年也要搞出來’?!秉S旭華說。

1958年8月,從上海交通大學造船系畢業近十年、參加過常規潛艇轉讓制造和仿制工作的黃旭華被調往北京海軍“造船技術研究室”從事核動力潛艇的研究設計工作。

“從一開始參與研制核潛艇,我就知道這將是我一輩子的事業?!秉S旭華回憶說,“1958年,我從上海到北京報到后,當時的支部書記同我談話,就說明了這項工作保密性強,一輩子出不了名,就算成功了也只能當無名英雄?!奔幢闳绱?,黃旭華還是熱情高漲地和同事們開始了核潛艇的研制工作。

2.“三面鏡子”助力完成核潛艇的總體設計

核潛艇研制步履維艱。除了科學技術和工業生產能力落后這一歷史難題外,黃旭華他們還面臨著更多實際困難:沒有專業技術人才、缺乏專業技術知識、沒有技術參考資料。

黃旭華在上海交大造船專業學的是民船設計,沒學過軍船設計制造相關內容,更不要說核潛艇相關專業課程。黃旭華自1954年開始從事蘇聯援助的艦艇轉讓仿制工作。1957年,他成為上海船舶工業管理局設計二處潛艇科長,但接觸的是蘇聯交由我國“轉造”的常規潛艇,對于核潛艇則幾乎是一無所知。但黃旭華干勁十足,他和同事們一起,邊學習、邊研究、邊驗證,僅用三個月的時間就提出了5個核潛艇總體設想方案。

就在黃旭華和同事們懷揣夢想日夜苦干時,殘酷的現實給了他們重重的一擊:1962年,因國家經濟困難、技術力量不足、給“兩彈一星”讓路等原因,核潛艇工程暫時“下馬”。但黃旭華堅信中國不能沒有核潛艇,終有一天該工程會重新“上馬”。作為留下的技術骨干之一,他繼續進行核潛艇關鍵技術的研究。

1965年8月15日,周恩來總理主持中央專門委員會第13次會議,決定“09”工程重新立項上馬,正式進入型號研制。國防科工辦同時批準七院組建“核潛艇總體研究設計所”,黃旭華和尤子平擔任副總工程師,人員由大連的七院一所二室整體和潛艇核動力研究所部分力量組成,并挑選補充一批大中專畢業生,總人數達400人。黃旭華和他的同事們由此加快了中國核潛艇研制的步伐。

黃旭華至今還珍藏著一把北京生產的“前進”牌算盤,這把算盤曾經伴隨著黃旭華度過了無數個日日夜夜,我國一代艇的許多關鍵數據都是出自這把算盤。為解決陸上模式堆的問題,黃旭華和一代艇的科技人員長期在協作單位蹲點研究,他們把這形象地稱為“種菜”。他們先后派出200多名科技人員,到陸上模式堆工地去“種菜”,按照艇的總體設計要求,在工地上和施工方、用戶方共同完善設計、處理施工問題,參與了從零功率到全功率的運行試驗全過程,一方面完善了陸上模式堆的建造和試驗,一方面完善了動力艙的設計,同時培養和鍛煉了一支過硬的隊伍。

面對在既有技術條件下如何開展工作、技術途徑如何確定、攻關課題如何選擇、設備和材料如何選型、戰術技術性能如何制定等諸多一時難以解決的困難和錯綜復雜的矛盾,黃旭華和同事們統一思想認識后,從情報入手,開展扎實的調查研究工作,對國內外有關情況特別是美國“鸚鵡螺”號攻擊型核潛艇和“華盛頓”號導彈核潛艇相關情況進行搜集整理,從而摸清國外核潛艇主要戰術技術性能和發展趨勢,提高對核潛艇的認識。

黃旭華提出收集資料時要帶上“三面鏡子”:既要用“放大鏡”,沙里淘金,追蹤線索;又要用“顯微鏡”,去粗取精,看清實質;更要用“照妖鏡”,鑒別真假,去偽存真。經過對收集到的零散資料的分析、整理,黃旭華和同事們對核潛艇總算有了一個大體的認識,并集成了核潛艇的完整總體。

收集資料、調查研究的過程中,黃旭華還運用系統論思想,悟出了“在綜合上發展就是創新”“綜合出尖端”的融合創新之道——復雜的尖端技術基本上是在常規的基礎上發展起來的,是常規的綜合、提高和創新。越是復雜的尖端工程,越是要利用成熟的技術加以綜合集成提高,特別是總體研究設計,更要在綜合運用上做文章、下功夫。根據這一融合創新思路,中國核潛艇的研制,在材料、設備選型上,除少數專用項目外,均以國內成熟成果為基礎,充分利用,既縮短了戰線,減少了矛盾,又爭取了時間。

開展調查研究的同時,黃旭華和同事們不等不靠,提出“騎驢找馬”的工作思路——科研條件不具備,就先啟動相關基礎工作,邊干邊創造條件。他們通過走出去“種菜”的辦法進行科研活動、提升科研能力、鍛煉科研隊伍。黃旭華告誡參研人員重視核潛艇的穩性設計,保證“不翻、不沉、開得動”。我國后續核潛艇的穩性設計都比較好,均得益于黃旭華最初提出的穩性設計思想。

但在當時的條件下,要達到這一穩性值也并不容易,一則數據繁雜而計算工具有限,只有算盤和計算尺;二則設計時很多配套設備尚未研制完成,同時受當時時代背景影響,設備粗制濫造現象突出,生產出來的設備重量常常與設計值相差很大,潛艇總重難以控制,一個數據有變化就要重新計算。

為保證計算結果的精確性,黃旭華和同事們組織三組人馬同時計算,如果三組人的計算結果都一樣,就通過;三組人得出的數據稍有出入,就必須重算,直到得出同一數值。之后,黃旭華、尤子平和錢凌白反復研究,同時聽取了其他人員的意見,提出了多項控制潛艇總重和穩性的措施。其中一條土辦法是“斤斤計較”,即所有設備、管道、電纜等上艇前都要稱重備案,安裝完畢切下的邊角廢料、剩下的管道和電纜等拿下艇時也要過秤,并從總重量中扣除。就是這樣的土辦法,保證了中國核潛艇的研制工作順利進行。

3.“花甲癡翁,志探龍宮;驚濤駭浪,樂在其中?!?/strong>

20世紀80年代,黃旭華迎來了期待已久的深潛試驗。

有美國“長尾鯊”號核潛艇深潛事故的前車之鑒,海軍和719研究所、核潛艇總體建造廠為這次深潛做了周全的準備工作,不但事先全面檢修設備,還為操縱系統、反應堆安全、生化、電氣設備等方面準備了28套500多條應急處置的預案。然而,準備工作越充分、越周全,參試人員的精神壓力也越大。核潛艇總體建造廠在試驗前還為參試的同志拍了“生死照”,萬一失敗可做個“最后的留念”。參試的年輕艇員滿腔熱血,有的甚至寫好了遺書。

看到這個情況,年過花甲的黃旭華立即作出一個驚人的決定:“作為09工程的總設計師,我對核潛艇的感情就像父親對孩子一樣,不僅疼愛,而且相信它的質量是過硬的,我要跟你們一起下去深潛?!?/p>

核潛艇的總設計師親自參與深潛,這在世界上尚無先例,總設計師的職責里也沒有這一項。很多領導得知后,都勸年已64歲的黃旭華不要親自參加深潛了。黃旭華卻堅持參加。他說:“首先我對它很有信心,同時,我也擔心深潛時出現超出了我現在認知水平之外的問題。萬一還有哪個環節疏漏了,我在下面可以及時協助艇長判斷和處置?!?/p>

參試的決心下定了,黃旭華心懷愧疚地將自己的決定告訴了夫人李世英。李世英是一位懂俄語、英語、德語的專家,同黃旭華一起在719研究所工作幾十年,深知深潛的重要和風險。她面不改色地寬慰黃旭華說:“你當然要下去,否則將來你怎么帶這支隊伍?我支持你。你下去,沒事的,我在家里等你?!?/p>

試驗過程中,黃旭華隨時處理出現的異常情況,注意收集深潛試驗過程中出現的問題。他安排719研究所深潛隊長尤慶文專門負責照看主循環系統的波紋管,讓他用錄音機錄下了艙室的聲音和下潛的指令。后續,黃旭華指揮相關技術人員根據錄音找到每一處發生船體變形的部位,分析成因,制定對策,進一步提高了艇體結構可靠性。

核潛艇穩穩地潛到了極限深度。我國自行研制的第一代魚雷攻擊型核潛艇達到了設計目標,符合實戰需要。中國人民海軍潛艇史上首個深潛紀錄由此誕生,中國核潛艇的總設計師隨同首艇一起深潛,也成了719研究所的“光榮傳統”。

在試驗艇起浮的過程中,艇上的《快報》請黃旭華題字,激情澎湃的他一揮而就:“花甲癡翁,志探龍宮;驚濤駭浪,樂在其中?!?/p>

4.赫赫而無名的人生,其實背后滿是對家人的內疚

吃苦受累,黃旭華咬咬牙,都挺過去了。一直讓他感到內疚的,是他的家人。

黃旭華覺得欠妻子李世英的太多。新婚不久,他就離家了。好不容易調到一個單位,要搬家了,他都忙得不能回去,全由妻子一個人張羅。三個女兒,全由妻子既當爹又當媽地養育成人。還有生他養他的父母和家鄉的大家庭,黃旭華更覺得虧欠太多。

工作后回家的次數更是屈指可數了。1958年加入核潛艇研制戰線后,黃旭華便開始隱姓埋名,少與家人聯絡。

執行任務前,黃旭華回到闊別許久的老家。63歲的母親再三囑咐道:“工作穩定了,要?;丶铱纯??!钡?,此后30年時間,他的家人都不知道他在做什么,父親直到去世也未能再見他一面。

1988年春,黃旭華趁核潛艇南海深潛試驗之機,攜妻順道看望老母。行前,黃旭華給母親寄上一本《上海文匯月刊》(1987年第6期)雜志。母親戴著老花鏡,反復閱讀上面的一篇文章《赫赫而無名的人生》,這篇2萬多字的報告文學,詳細記載了中國核潛艇總設計師的人生經歷。

母親滿含淚水看完那篇文章后,把家里的其他兄弟姐妹召集到一起,跟他們講:“這么多年,三哥的事情,你們要理解,要諒解他?!甭牭侥赣H說出“要諒解”這三個字,黃旭華哭了。三十多年來,黃旭華對母親、對這個家、對家鄉的情感包袱就在聽到母親說出“要諒解”時,放下了。

“對國家的忠,就是對父母最大的孝?!碑旤S旭華的心一次次因思念而備受煎熬時,當黃旭華一次次為不能守在父母身邊盡孝而抱憾時,他都用這句話來支撐自己。

5.有功于國家的人,祖國是不會忘記的

黃旭華作為我國第一代核動力潛艇研制創始人之一,1994年5月當選為中國工程院首批院士。

2014年,黃旭華獲央視“2013年度感動中國人物”殊榮,從那以后,黃旭華終于可以從幕后走到前臺,應邀講述中國研制核潛艇的故事,講述他們那一代“09人”艱苦創業的故事,讓國人知道,也讓世界知道,中國人憑著自己的智慧,僅用不到十年時間,就實現了毛澤東主席“核潛艇,一萬年也要搞出來”的愿望。

繼感動中國人物之后,黃旭華還先后獲得了中國好人、潮汕星河基金會最高成就獎、何梁何利成就獎等榮譽稱號。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2017年11月17日,黃旭華作為第六屆全國道德模范代表,與其他代表一起,在人民大會堂受到習近平總書記的親切接見,總書記兩次與黃旭華握手,盛情邀請黃旭華坐到他身邊。黃旭華當時毫無思想準備,本能地認為自己不夠資格而謝絕。但總書記為黃旭華拉開凳子,扶黃旭華坐下,對黃旭華噓寒問暖,那一刻,黃旭華非常感動。

“習近平總書記尊重老人,尊重知識,尊重人才,尊重為國家建設特別是為國防建設立功的人,這使我深深感動!我深深感受到了黨和國家對知識分子的關懷?!被貞浧甬斈赀@一幕,黃旭華告訴記者,“我當時心里想:只要有功于國家的人,總書記是記得的,祖國是不會忘記的。不過,我這一輩子,只是做了自己應該做的工作,我代表的不是我個人,而是整個核潛艇研制團隊,我的一切榮譽屬于和我一起并肩戰斗、把青春和熱血都奉獻給我國核潛艇研制事業的默默無聞的戰友們,以及今天為了讓核潛艇研制事業跟國家一起強起來而接續奮戰的年青一代,所有榮譽,包括國家最高科技獎,名義上是我的,但實際上,是大家的,是集體榮譽?!?/p>

黃旭華簡介

黃旭華,1926年出生,原中國船舶重工集團719所名譽所長,1994年當選為中國工程院首批院士,先后擔任核潛艇工程副總設計師和總設計師,主持我國第一代核潛艇的研制。他是我國核潛艇研制工程的先驅者,領導實現了我國核潛艇從無到有的歷史性壯舉,為核潛艇研制和跨越式發展作出了卓越貢獻,是我國核潛艇科技戰線的戰略科學家。

他的人生經歷,詮釋了“自力更生、艱苦奮斗、大力協同、無私奉獻”的核潛艇精神,這種精神又感召著一代又一代的年輕人獻身國防科技事業。在新中國成立70周年前夕,黨和國家授予他“共和國勛章”。


本文鏈接:http://www.hwvomu.live/html/societies/info_36057.html

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轉載請注明出處和本文鏈接

責任編輯:北平

看完這篇文章心情如何

頭條

這四件事,美國確實違反了國際法

這四件事,美國確實違反了國際法
聯合國安理會9日召開“恪守《聯合國憲章》,維護國際和平與安全”高級別公開辯論會,會后發表主[詳細]

文章排行

評論排行

顶呱刮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