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技術成塑造社會運動的重要變量

來源:環球時報 作者:樊鵬 時間:2020-01-16
0 字號:A-A+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u=1164775831,876571612&fm=26&gp=0.jpg

當今世界,似乎越來越不安寧,各類社會運動風起云涌。正如新保守主義預言的那樣,相互沖突的生活方式、宗教信仰和統治模式會相互糾纏,在觀察社會變革與走勢時,科技革命和技術因素是一個不可回避的視角。

新興技術帶來低成本的組織化,催生了世界范圍內廣泛的激進行為。它還成就了某種政治烏托邦,過去潛藏在社會某個角落的價值也可能在新技術條件下被無限放大,甚至成就社會某個集合體的“自我崇高”意識,從而強化更保守的政治價值,促進政治極化現象的發展。

互聯網平臺和移動互聯網絡之所以在社會運動中得以廣泛應用,在于虛擬化的網絡擁有無可比擬的空間和平臺優勢。網絡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一種無形、無組織,或者有組織但組織效能低于傳統組織的政治空間?;ヂ摼W空間為激進社會思潮的傳播和聚集提供了容器和加速器,使得任何新興的政治力量都難以忽略這種技術工具的助力。

社會行動組織一旦完成網絡空間的建構,隨即可以突破各種物理性阻隔,甚至可以演化成為備受關注的全球性組織。當一個擁有科技能力的社會活動家創建網絡空間后,實際上他就擁有了動員和組織數百萬人的工具,這個空間可以更好地實現頂層的“權力操控”和社會動員的“權力下放”的雙重效應,高效率地開拓“邊疆”。未來基于“命名數據網絡”(NDN)的區塊鏈信息傳輸技術的發展,將會顛覆現有互聯網基于TCP/IP的基礎架構,不僅使得任何點對點的“無限網格網絡”的構建更容易,內容傳播也將呈現無人擁有、無需反饋的廣播云端模式,從而推動新一代互聯網世界更進一步地去中心化,降低社會空間創造者的政治風險。

傳統政治學認為國家主權者擁有必要的學習能力,那些學習能力較強的政治體比那些學習能力相對較差的政治體發展得更快。在新技術助力下,那些挑戰傳統國家的政治組織同樣擁有較快的學習意識和學習能力。在不同的新型社會運動中,成功的精英團體習慣于使用互聯網通信和網絡技術來教會支持者新興的政治技巧和行動策略,并使他們參與到“現實世界”中來。

事實上,新技術塑造的社會激進組織本身就具有天然的自我學習能力。這是由于互聯網和新興技術在社會生活中的廣泛應用,塑造了一系列開放、耦合的社會交互系統。無數微小個體和無形的行動組織因此擁有更多微觀信息交易行為和學習機會,導致其獲得學習源的渠道更加豐富多元,開展群體學習的成本更低,從而使得激進組織得以獲得更強的行動能力。

香港學生在參與2014年非法“占中”活動時,曾通過FireChat的App“自學成才”,構建出可以躲避信息審查的點對點無線網格網絡。去年的修例風波中,他們通過連登社區和Telegram等構建社會暴力行動網絡的能力,更不在話下。由此可見,新技術的發展和廣泛應用,不僅可以創造出一系列新型的政治空間和新穎的政治參與形式,而且因它而起可能鍛造出更加多元的政治主體,形成更復雜的政治事件和政治現象。

技術公司的參與和助力,則是社會運動走向規?;图みM化的重要推手。新技術公司掌握海量的數據,這些數據本身就蘊含著廣泛的組織力和暴力功能。全球多地激進主義運動的經驗顯示,新技術同激進力量相結合,已經對人類抗爭的“肌肉”進行了某種自動化;而認知科學革命的政治應用,也正在對某些社群的“大腦”進行自動化,這種技術濫用所可能形成的社會與政治沖擊波可想而知,人工智能技術助力的小型武器和各類智能化無人裝備已經出現。

新興技術在政治領域之所以具有國際性的影響,乃在于新興技術提供了穿透國家主權和傳統組織邊界的能力。在傳統政治學的定義中,國家被認為是在一定領土內擁有絕對主權的機構。在新興技術的助力下,那些擁有技術的組織均有可能穿透傳統國家的主權范圍,干預一國內部事務。這里的“任何組織”有可能是國家,亦可能是包含新技術公司、商業機構、黨派組織、行動型智庫,甚至極端宗教組織在內的各類新興政治主體。事實上,跨國技術公司在一個國家和地區社會運動中經常發揮這種“積極”作用。由此可見,由全球技術巨頭構成的技術霸權,是一個比傳統資本帝國更為復雜的權力機構,由于對資本、技術和數據的聯合壟斷,從而在事實上形成擁有暴力資源、文化產品乃至政治話語的超級能量系統。這是包括國家在內的任何傳統組織形態所難以企及的。

這么說并不為過。技術霸權塑造了越來越多的政治烏托邦,使那些原本相對穩定的政治場域也出現激烈的社會動蕩。這是由于社會運動的背后往往是激進觀念和話語的政治化,是政治意見的競爭,是關于何種政治意見以及政治選項的辯爭,意見產出機制在社會運動和政治競爭中具有重要的地位和作用。

新興技術公司在政治觀念的塑造、傳播和競爭等方面擁有強大優勢?!凹夹g+行動組織”模式正在快速取代傳統的以企業財閥、游說團體、傳媒集團和精英智庫主導的政治宣傳和動員模式。一個國家的敵對勢力及那些具有政治目標的跨國技術巨頭,可能通過各類新興技術,以更加隱匿的方式介入一個國家內部的微觀社會生活甚至公民日常隱私,參與社會權力的運行和大眾觀念秩序的形成。他們也因此能夠通過塑造一個個虛幻的政治烏托邦,來策動更廣泛的社會革命和激進運動。(作者是中國社科院政治學所研究員)

本文鏈接:http://www.hwvomu.live/html/societies/info_36105.html

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轉載請注明出處和本文鏈接

責任編輯:北平

看完這篇文章心情如何

頭條

英媒:美國文化崇拜戰爭

英媒:美國文化崇拜戰爭
不能僅僅指責特朗普一個人魯莽地將世界推向災難性的戰爭。雖然批準在巴格達國際機場附近用無[詳細]

文章排行

評論排行

顶呱刮代码